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强暴小说  »  变态女警

变态女警

牢记本站永久域名:yule90.com


变态女警屋内,张彪正一脸得意的坐在李云对面。  李云面色如霜,这一次,竟变得十分强硬:“我赚得钱已经足够我和儿子过这辈子了。你识相的就快点走,不然我就报警,大家一拍两散,我丢人最多去其他地方,不行就去国外生活。而你,哼……我在司法也是认识人的。保证你会在里面坐十年以上。”  “哈哈……”张彪大笑着,一甩手,将一叠照片丢在桌上。  李云一看到照片,脸上立变,惊恐得说不出话来。  这一次,不再是她自己的艳照。里面的男主角,换成了儿子贺天。  “怎么样?照得不错吧!”  张彪得意的笑着:“我保证,你去国外之前,你和儿子乱伦的照片就会传遍整个国内网络。当然,也包括你们局里和你老公那里!”  “我给你钱好了!”李云明显没了底气,再不像之前那么凶狠了,几乎是在恳求对方:“你只要说个数就行。我……你放心好了。反正女人多得是,交我这个朋友不过是少玩一个女人,对你没什么坏处的。”  “我更喜欢交你这个畜牲!”张彪王牌在手,显得更加得意起来。  “你说什么?”李云问他。  “我说你是畜牲!”张彪大叫着又重复了一下:“你就是条母狗而已。不操你实在太可惜了。所以嘛……”  张彪将裤子解开,露出宝贝在外面,然后用手指了指:“要么听话,要么就让所有人都知道你这条母狗干的好事!”  “你……”李云气得脸色铁青,但如今把柄在人家手里,却实在没有办法。  不情愿的走过去,皱着眉头,慢慢将那软小的东西含在了口中。  张彪得意的笑着,一双手开始不老实的在对方身上乱摸起来。  全身上下立即起了一阵鸡皮,李云的眉头皱得更加紧了,但她却很清楚,有了那些照片,自己是永远也逃不出对方的魔掌了。  “好了……”张彪狠捏了下她的奶子,示意对方站起来。  见张彪晃了晃手,李云会意的开始脱掉身上的衣服。  望着对方那色眯眯的眼神,李云想吐的心都有。但一想到那些照片,心便又重新沉到了谷底。  自己千不该万不该,与小天做出那种事情,而最可恨的,居然还是被他们拍到了照片。  “把手拿开!”张彪继续吩咐着。  李云听话的拿开双手,露出两对雪白的奶子。  张彪深吸一口气,便那么挺立着小弟弟走了过去,将对方的腿轻轻抬起,然后慢慢拉高。  李云不得不因此而单腿站立。既要担心会摔倒,更无可奈何的将双腿间被对方看了个通透。  “啊……”张彪本来还想再羞辱她一下的,不过之前被对方舔得实在太难受了,已经有些快受不了了。  张彪伸出手,中指与拇指大张开,分别插在肉穴与肛门内疯狂的扣弄起来。  李云难过的别过头去,因为没有太多前戏,反而只是感觉到耻辱与疼痛更多一些罢了。  “小母狗,舒不舒服啊!”张彪淫笑着,胯下的东西实在有些涨得难受了。  虽然手上动员着,但其实已经随时准备要大干一场了。  李云红着脸,不敢违抗他,只好勉强点了点头。  “嘿嘿……舒服就好!”  张彪说完终于不想再等下去了,重新坐回到沙发上,指着自己的宝贝:“过来,自己放进去吧。”  “啊……”李云的脸更红了,真是让人难为情。  不过还是听话的走过去,张开双腿,慢慢骑到对方身上。  张彪那东西不是很大,李云只能轻轻晃动,要是辐度大了,反而会晃出来,但又不敢明说,只好不断的扭动起腰身,如此一来,反倒更累。  终于,晃了半天,张彪再忍不住,抱住对方,开始猛烈而疯狂的抽插起来。  “啊……”李云此时才算来了些感觉,下体一阵酸麻,享受着对方的冲击。  “铃……”正兴奋的关头,张彪的手机居然响了。  “他妈的,这个时候来扫兴!”张彪不满的骂了一声,然后飞快的按了下手机,重新继续在李云体内抽插起来。  与陈淑华母女三个不同,李云一来因为职务的关系,二来也是平日里性格冷淡惯了,因此玩弄她时反而更让张彪感到兴奋。  “铃……”手机又响了起来。  张彪的头上已经现出汗来。  此时正是最紧要的关头,干脆也不去接那个手机,只是抱着李云站起来在后面就是一阵狂顶。  李云知道他会射进去,但也没办法不敢反抗,只能任由对方胡来。  “嗯……”张彪终于舒服的释放了自己,缓了一缓,这才不情愿的拿起了手机。  “喂……祥哥啊,哈哈……”张彪接起电话,竟讨好一般的大笑起来:“兄弟怎么敢不接您的电话呢。实在是刚刚没听到啊。”  赵东打开视频的时候,刚好是张彪抱着李云做最后一轮进攻的时候。  “怎么回事?”  赵东皱起了眉头,没想到张彪居然把李云也一块儿带了出来。  要知道他们虽然没有明说,已经达成一种共识,就是陈淑华三母女好对付,所以可以随便带出去。但是李云不一样,对方不但有身份有地位,而且还是个性格比较强硬的,一般都是在她家中解决的。  带出来了,是很危险的事情。  但张彪却显得很急的样子,匆匆带上李云上了车,一路开了出去。  赵东在后面小心的跟着,转了几转,没想到张彪居然将李云带到了他们新买的房子那边。  因为陈淑华母女的房子没有了。他们又买了处新建的房子,这里住户还没有多少,这一层更是一个人家也没有来。因此是极为方便的。  “但是这个时候,陈淑华应该还和她儿子在……”赵东心中乱成了一片。  他早就觉得这个张彪很古怪,现在看来,很快就要露出马脚了。  张彪带着李云一直来到地方,敲了敲门。  赵东躲在墙的另一侧也不敢探头去看,却听到了另一个男人精厚的嗓音响起来:“怎么才来。就是这个妞吗……”  “但是祥哥……”张彪陪笑着,却立即传来一声惨叫。  听到门关上的声音,赵东小心的跟了过去。  将耳边附在门缝上仔细的听着。  因为整个一层楼都没有人,所以里面的人倒没担心外面会有人偷听,说话声音倒是很大。  不一会儿,就传来女人的哭声。  赵东吓了一跳,不仅是李云。陈淑华母女三个人,连余娜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带过去了。  果然,贺天的惨叫与张彪此起彼伏,在里面传了过来。  “他妈的!”赵东心中暗骂,却开始慌张起来。  里面一定是个硬汉,不然不会让张彪怕成那副模样。  但自己却又不能报警,因为一报警,自己和张彪做得那些事儿就会全都露出来。到时候,十年八年只怕都不成问题。  脑中正不知如何是好时,猛的背后有一只大手抓住了头发,一用力就撞在了门上。  “咚……”赵东脑中一片混乱,还没反应过来,又是一下。接着被人提了起来,脸上随即又接了一拳。  脑袋这一次真是昏昏沉沉了,门打开,赵东被糊里糊涂的带了进去。  “祥哥……别打了,这个可是自己人。他就是我和您提过的赵东赵大哥!”  张彪满有是血的爬过去求饶着。  赵东抬起头,看到一个头发半白半黑的中年人,高鼻梁大眼睛,但满脸的红色,像是长年喝酒的人才会有的面孔。  身后,一个全身肌肉的壮汉正提着自己,通过对面的镜子上可以看到,这壮汉足有二十多岁,一身的坚实肌肉,膀大腰圆,一看到对方拳头上的血,自己这才开始留意到整张脸都被他打花了。  “赵老弟,哈哈……早就想见你了!”对方慢慢走过来,坐在他面前:“我叫车祥,这位是我儿子车宇。你之所以有今天,想必你也清楚是因为我们吧。”  赵东点了点头。他最不愿意的就是和这两个家伙接触,但偏偏还是避不开。  透过远处向屋内望过去,一个雪白的肉体正裸躺在地上,看起来倒像陈淑华多些。  不过里面的哭声可是不止一个女人了。  “想必赵老弟还不知道我是谁?”车祥笑了笑,高声说:“当年在这一带,整个市里,全是我的天下。光是夜总会,桑拿浴,我就有十三间。黑白两道哪个不认识我车祥的。可是后来我被另一伙人踩了,抢了地盘不说,还打折了我一条腿。要不是我运气好跑得快,现在就被埋在公园里做花肥了。”  赵东又轻轻点了点头。  车祥以为他被打得太重,忙向儿子吩咐下去:“去给赵老弟找点止血的东西来,你这小王八蛋,下手也太重了。”  车宇急匆匆进去,却什么也没找到,只好中好找了点纸巾给赵东用上。  “我现在需要人手,特别是像赵兄弟这么有头脑的。”车祥见赵东还是有点晕乎乎的,有些着急起来了:“我要重新夺回我的一切。赵兄弟,一起干吧。”  赵东笑了笑,头一歪,假装昏了过去。  其实他伤得根本不是很重,早就恢复意识了。不过却没想到遇上的是这么两个人。  看来车祥说得未必是假话,因为张彪弄到的许多东西,根本不是一般的门路能够买得到的。  不过他对这两个家伙可不感兴趣。  显然这老家伙是个过气的大哥。除那点对付女人的宝贝外,连钱都成问题。  更何况,人家黑道既然能立得起来,肯定也是背后有警察在撑着的。你什么都没有就想再立门户,根本就是找死一样。  果然,张彪哭丧着脸在远处劝他:“祥哥。我们有这几个娘们已经不错了,再加上现在钱也有一些了。犯不着和庆老大作对。再说以前的弟兄早就都跟了别人了,就我们几个……唉哟……”  张彪没说完,车祥走过去,一伸手,竟然伸进他的裤裆里狠狠扞住了:“我家里还有点雌性激素呢,你是不是想要我给你来点啊。”  “不是……祥哥我再不敢了!”张彪吓得怪叫着,头上更是疼得满头大汗。  “他妈的!”车祥伸出手来,嫌脏的在身上噌了两下,始终还是不舒服,向里面挥了挥手:“你……过来给我舔干净了。”  不一会儿,马婷婷从里面爬了出来,脖子上戴着一个铁环,一路上居然没敢站起来,就那么扭着雪白的肥屁股爬了过来。  车祥伸出手去,马婷婷立即听话的张开嘴巴,卖力的舔起来。  看来这两个家伙比张彪还要凶残得多啊。  赵东心中暗自心惊,只是眯起眼偷偷观察。但如果只是车祥倒还好办。那个车宇实在是太强壮了。刚刚那几下是彻底让他再没有敢反抗的勇气了。  “你这小子,真是像我当年啊,哈哈……”看到儿子下体又起了反应,车祥忍不住大笑起来。  车宇也不出声,走过去,端起自己的巨大宝贝,对准马婷婷的肛门一下便插了进去。  马婷婷痛得差点没叫出来,闷哼了一声,身体已经开始被顶得前后晃动了。  真是怪物!赵东心中暗叹,这车宇的宝贝居然大得可怕,好像色情片里老外的超级巨物一样。  车祥也脱开裤子,露出了宝贝,不过他的却没有儿子大,但也是个不小的东西。  又向里面招了招手,很快的,陈淑华与马婷婷一样,脖子上戴着个铁环从屋内爬了出来。  这两母女显然被他们欺负怕了,根本不敢有丝毫犹豫。好像根本没看到女儿正被操弄一样,陈淑华面无表情的走过去,张开嘴,一下就将车祥的宝贝给吞了进去,然后头部上下晃动起来。  “哈哈……”  车祥得意的大笑着,向张彪问:“小子,你要不要也来一个啊。”  “不用了!”张彪陪笑着,下体还痛得要命,这个时候根本再起不了半点反应了。  “你……”车祥又指了指李云,示意对方过来。  “我……”李云吓得一张脸都变了颜色。她很清楚,这两父子比张彪要凶恶得太多了。  “过来!”车祥怒吼一声。  李云抖索着慢慢靠过去。  到了近前,车祥一指自己正挺立着的下体:“坐上来。”  李云犹豫了一下,知道对方手里一定也有自己的照片,只好强忍下来,慢慢转过身去。  “嗯……”车祥似乎有些满意她听话,不等她自己动手,已经先用手分开她的肉唇,然后慢慢对准了自己的宝贝:“坐下来吧。”  “啊……”李云闭上眼睛,羞耻的慢慢坐了下去。  “叭……”  车宇疯狂的撞击着。陈淑华难过的别过脸去,不敢多看女儿一眼。  车宇的那东西实在太大了,自己可是亲身体验过的,她真的不敢想像马婷婷此刻是如何痛苦。  “嗯……你……”车祥好像是一个皇帝,根本不等陈淑华答应,猛的抓紧她的一只巨乳就像一边拉扯。  陈淑华吃痛之下急忙跟着走了过去。  “母女两个好好亲热一下嘛……哈哈……”车祥大笑着,又用力猛顶了几下李云,然后分开陈淑华的阴户同时向马婷婷恶狠狠的使了个眼色。  马婷婷吓得浑身打了个冷颤,根本不敢多想,立即伸过头去在母亲的阴户里面舔弄起来。  “咚……祥哥……我来了!”又是一阵敲门声传来。  车祥正干得痛快呢,哪愿意离开。向张彪使了个眼色。  张彪虽然疼得要命,但还是强撑着一摇一晃的走过去把门打开了。  门打开,一个人牵着一条大黑狗走了进来。  赵东心中大骂的同时,对方已经进到屋里来了。  一看到那条大黑儿,陈淑华母女再加上李云立即发出惊恐的叫声来。  “就先这个老母狗吧,哈哈……”车祥大笑着。  车宇仍旧没有停止下来的意思,疯狂的撞击着已经开始有些意识混乱的马婷婷。  而陈淑华则扭动着腰身,被拽到了那黑狗的面前。  “闭嘴!”车祥命令着不许她再乱叫。  黑狗显得十分兴奋,赵东倒在地上,正好可以清楚看到它们的下体都已经挺起来了。  其中一条黑狗还十分开心的走过去,伸出甜头在陈淑华下体上舔弄起来。  “呜……”陈淑华一阵阵冷颤,全身都起了鸡皮,但心中更加明白,更可怕的恶梦,即将出现在自己身上。  “如果祥哥看得起我,我自然是愿意合作的!”赵东捂着脑袋,原来这疼痛也是后反劲儿的,刚刚还没什么,现在却有些火辣辣的感觉了。  “好兄弟!”车祥大笑着递了杯酒过去。同时大掌一挥,重重的在马婷婷背上狠拍了两下。  马婷婷立即摇晃了几下屁股,伸出舌头舔弄起那再次兴奋起来的肉棒。  这爷两,酒色混合从不间断,已经整整一天一夜了,除了中间睡了五六个小时外,其余时间几乎都没有停下来过。  赵东不由得感叹上天造物不公。有的人天生就是体质好,就算在那方面也是比别人强上许多倍。  而有些人就不行,好像一切真的就是命中注定的一样。  不过现在箭在弦上,不得不先退让一步了。等寻到好时机再想想这件事情应该如何解决吧。  赵东脑中飞快的转了几圈,不过却仍是找不出对付这两父子的办法。  在他们身后,还着一个干瘦的老头,那是之前牵着两条黑狗进来的家伙。这老头长得又黑又瘦,但却十分精壮,身上同样是很坚实的样子,估计也不是个好对付的主儿。  这家伙的喜好比较特殊,此刻正抓着朱秀英的头在自己的身下来回动着。  他似乎对其他女人一点兴趣也没有,反而只是一直在与朱秀英作乐。  朱秀英早被吓傻了,让她做什么连想都不想便去做,此时便正卖力的讨好着这个新的主人。  远处,陈淑华刚刚与黑狗分开,整个人已经完全失去了意识,无力的躺在地上,双目紧闭,也不知是睡着了,还是昏死过去了。  余娜的运气还算好些,因为要带孩子,车祥也不愿意太惹人注目,所以倒是提前开恩放她走了。  反倒是李云,双腿被大大的分开,一根电动阳具仍在里面来回搅动着,仍旧没有停下来的意思。  赵东将杯中酒一饮而尽,随即亮出底儿来给对方看。  “哈哈……好样的!”车祥大笑着,显得十分开心。  “不过并非兄弟信不过你,只是我们这一行总是有些规矩要讲的。”车祥终于切入正题了:“我们做偏门生意的,最怕就是出奸细,所以每个新人加入的,都要先纳份投名状才行。”  “李连杰?”赵东皱了下眉头,这家伙不会是让自己玩兄弟相残吧。虽然收拾张彪还是比较容易,但杀人这种事他可是不会做的。  “哈哈……当然不是!”车祥与身边两个人都忍不住笑了出来:“投名状就是你做一件事,显示你加入的决心,好让我们真正的相信你。这件事嘛……”  车祥说完递了一张照片过去。  赵东接过来,照片里是一个身形修长的美女,鸭蛋脸形,大眼睛,皮肤白白的,一头精神健康的短发,再加上那一双修长而匀称的大腿,光看一下就有些忍不住起反应了。  车祥说:“她叫孟梦我会把地址给你,你的任务,就是将这个女人驯服,然后带回来给我们。这样,大家就真的是一家人了。”  “原来是这样?”赵东心中暗笑,虽然不愿意跟他们合伙,不过有美女可玩还是很值得高兴的事儿。  如今的情况,只能是走一步算一步了,先弄上这美人儿,然后再慢慢想对付这几个家伙的办法。  本来没有这几个家伙,自己好吃好喝还有大把的美女可玩,傻瓜才愿意和他们一起做那些危险的事呢。  想必张彪也是看透了这一点,所以才一直不肯和车祥合作的。  不过自己能有今天,这一切的东西,却也都靠着车祥他们的手段,如果现在就拒绝,自己下面这个宝贝,只怕会死得比张彪那个还惨。  “不过嘛……我还需要个帮手才行。你知道祥哥,体力活,我可不在行!”  赵东说完将目光投向屋内。  从这个视角望过去,另一间屋子里根本看不到任何人。  但车祥明白他是想要贺天来帮手。  “张彪会帮你的!”车祥却反而一指张彪。  “有他帮忙自然好了,只不过他的伤……”赵东指了指张彪的下体。  “我没事……哈哈啊……好多了已经!”见车祥狠瞪自己一眼,张彪立即强忍着站了起来。  车祥的性格他很清楚,如果自己再躺在地上不动,只怕车祥就会把自己那东西连根拨起了。  赵东接过地址和张彪走了出去,上了车,赵东小心的向张彪使了个眼色,张彪把自己的手机打开,果然里面放着一个微小的不属于手机里的东西。  当初既然能监视马婷婷他们,对付他们两个一定也会这样。  其实赵东早就想要张彪跟着一起了。  贺天是个小孩儿,根本办不了什么大事。  而且,张彪是对这两父子最了解的人,想对付他们,从张彪身上下手是最好的了。  不过他却不能直接指明张彪,想不到车祥果然是粗汉,没什么头脑,居然肯让对自己底细十分清楚的张彪和自己一起走。  “我们接下来去哪?”张彪问。  “先去洗个澡,然后……看医生!”  赵东尽量装得自然些,他不清楚这车里,是否之前那个老头同样放了监听的装置进去。  两个人开车进城挑了间像样的浴室,这个时候多数人都在上班,里面人倒是不多。选了个比较人少的池子,两个人立即便泡了下去。  “祥哥和你是老乡?”赵东一进去便切入正题。  “唉,他当年在我们村里,那就是一霸,连村主任的媳妇都让他给强奸过!  村主任吓得愣是连屁也不敢放一个。“张彪果然很给面子,完全没有半点保留:”祥哥后来据说打架生事闹大了,结果坐了半年牢。出来后聚集了一批道上的人然后就在市里开了间桑拿洗浴。妈的,说是洗浴,其实东哥你是明白的,做着做着就做大了,里面的小姐最多时能有七八十个,真他妈就是个淫窝了。“  “哦?”  赵东吓了一跳:“看来祥哥说的是真的了,他当年还真是号人物呢!”  “人物个屁!”张彪大骂了一声,忽然又怕车祥知道,忙又住了口,过了好一会儿才又接下去:“在这市里,高官和警察包娼庇赌的黑道大哥多得是。当年祥哥是有点来头,不过和真正的大哥比起来,他连人家小指头都够不上。当年不就是他因为抢了当时的强哥的生意。结果被强哥买通警察部门连整了他三个月,活活整黄了他的生意。还找人打断了他一条腿。他撑不住,只好躲到泰国去避风头了。”  赵东心中却安定了不少,听张彪的口气,这车祥看来倒是个纸老虎,当年就不是很凶,现在更只是条落难狗罢了。不过那家伙想要东山再起,只怕根本是不可能的事。  张彪不知道对方的想法,只是想着发泄身中的郁闷,一直在说着:“祥哥在泰国据说是跟着一个老大做打手。他们泰国别看经济不发达,对付女人的玩意可是多种多样。我也是通过祥哥的门路,才弄到这么多好东西的。”  赵东试探着问:“那他和泰国黑道那边……”  “当然有联系了。”张彪说:“不过东哥你放心,泰国黑帮在我们这里,根本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的。我们这边的警察可不买他们的账,看着不顺眼,直接一枪就崩了,回头就说你泰国佬身上有毒品,妈的他们哪敢得罪我们啊。”  “嗯……”赵东点了点头,心中开始慢慢盘算起来。  这车祥显然是有些背景的,不过倒不像他吹的那么悬,按张彪所说,他当年也就是个经营卖淫场所的黑道份子。后来得罪了更大的老大,才逃走的。现在回来,身边只怕根本没几个人,要不然也不会要强拉自己入伙。  虽然已经了解了不少底细,但具体要怎么做,还是没有想太清楚。  赵东和张彪洗完澡,又找小姐按了一通,舒服的睡了一大觉这才出去开始计划做自己这第一份投名状。  在想到彻底解决车祥的办法之前,一切还要以先稳住对方为准。  “祥哥,我们正在等待目标出现。我先给您通个气儿,免得您着急不是!”  赵东陪笑着在电话边说着。  车祥大笑着:“哈哈……兄弟放心吧,我并不是很急。慢慢来,千万别被抓着了!我可不想失去你这个好兄弟啊!”  “妈的,居然还咒我!”赵东心中大骂着,又陪着客气了好一阵儿,这才小心的放下了电话。  两个人的车就停在小区门外,依着车祥给的地址,静静等着。  这个小区显然是有钱人才住得起的,所以赵东才没敢乱来。李云那个小区也同样如此,不过当初他们可是有贺天这个内应的。现在要是乱闯的话,根本行不通。  从上午十点多一直等到下午四点钟左右,目标人物才终于出现。  “东哥,不……不会真的是她吧。”  两人盯了半天,张彪才忍不住问了出来。  那女人,和照片里的怎么看都没什么两样,只不过,她穿着的却是另一身衣服。  “你妈的车祥!”赵东心中暗暗骂了一声,脸色也同样变得难看之极。  那女人穿着的,居然是一身警服。  他们两个本来就胆小,如今又和黑社会沾了边,早就已经对警察二字敏感到极限了。想不到车祥居然让自己去弄一个女警回来。这不是明摆着找死吗。  “东哥……干还是不干?”张彪紧张的问他,自己头上都已经流出汗来。  “干!”赵东咬咬牙。现在不干,回去只怕落在车祥手里死得更惨。  就算自己现在跑了,以后只怕都再没脸去见任何人了。  既然已经这样了,不如就狠下心来场大的。  赵东与张彪又小心的观察了一下。发现这个小区里住的大多是警察,不过也正因为如此,所以看管的反倒不怎么严密。  有哪个不想活的才敢到这里来做些违法勾当呢。大门处的保安根本睁只眼闭只眼,除了卖废品或是张贴广告的,谁进来都不理会。  赵东与张彪两个小心的跟在后面,两个人若无其事的胡乱谈着,眼睛却只是一直紧盯着那个女人。  对方走到楼群中一个单元里,然后转身上了二楼,打开了其中一道门走了进去。  因为不敢靠得太近,所以二人也没看出是哪个门。  赵东眼睛一转,向张彪说:“彪子,不如……你先去探探?”  “不是吧东哥!”张彪头上汗直接便流了下来:“我去?送死一样!”  “你如果出了事,还有我能救你!”  赵东向他解释起来:“如果是我去的话,一旦我出了事,你小子肯定是救不了我的。”  “这倒是,不过……这……”张彪还是十分为难。做贼的天生就怕警察,他亏心事做得太多了,现在可是没有那个胆量。  “她就是个娘们!”赵东沉声向张彪说着:“你可是保安出身,连个女人都对付不了吗?是不是想再回去被祥哥直接给那玩意切了做女人啊。”  赵东一通威逼加利诱,张彪听到一阵头大,不过终于还是应承下来。  他也很清楚,赵东要是真出了事,车祥肯定还是要找自己麻烦的。自己对付那个女人,要是运气好的话,说不定还能应过这一劫。  二人商量了一下,这个时候警察都差不多下班了,也不好乱来,回去休息了一晚。  赵东为让他死心去做炮灰,特意叫了两个身材上等的小姐招呼了他一晚上。  张彪被弄得晕乎乎的,第二天一早这才急匆匆来到地方。  “咚……”张彪猛咽了下口水,随便找一家敲了起来。  “谁啊……”里面传来甜美的声音。  张彪吓了一跳,强撑着:“我……我找……”话还没说完,门已经打开了。  “你是……”赵东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就飞快的冲下楼去,然后钻进车楼躲了起来。  他早在张彪的手机里安了盗听装置,只要不离得太远都能很清楚的听到。  一阵打斗的声音传来,赵东听得心惊胆颤,他自信张彪再怎么说也是一个男人,不可能敌不过一个女人的。  听了一阵,忽然没动静了,赵东吓了一跳。好半天,仍旧没有声音,一直过了半个多小时,赵东的头上开始出汗了,他很清楚张彪一定是出事了。要不然,绝不可能这么久都不给自己回信。  张彪如果把自己和车祥供出来,他一定会被当成共犯,到时候十年八年的牢可是坐定了。  赵东一狠心,小心的走上楼去,伏在门上听了半天。  仍是没有半点动静。  “啊哟……”一声惨叫隐隐自里面传出来。  赵东吓了一跳,忙又逃回车上打开接收器听着。  竟然是一阵皮带抽打的声音。张彪杀猪一样的吼叫着。  不一会儿,一个女人的声音响起:“居然还想强奸老娘?哈哈……正愁没事干呢,这下可有意思了。等我玩完你,就把你送所里去接着让里面的犯人玩,怎么样啊。”  “我错了,大姐,你放过我吧!”张彪居然是带着哭腔在讨饶。  这个废物!赵东心中暗骂,不过转念一想,换了自己,只怕也强不了哪去。  “啊……你……你要干什么?不要啊……谁来救救我啊……”张彪这话明显是在喊给赵东听的。  不过赵东可没那个胆量上去。  这女人一定学会空手道之类的格斗术,自己虽然体格强壮,想打赢她可还是没可能的。  “哈哈……”只听那女人的声音继续响起:“还想操我?现在就先把你操翻再说!”  “不要……救命啊……”张彪恐怖的叫喊着。  赵东听得一阵阵起鸡皮,一想到要是换了自己,那真是生不如死,心中不禁暗自庆幸多亏了让张彪独自前去。  张彪的惨叫再次响起,赵东长长叹了口气,明白这家伙的贞操就这么被一个女人给破了。也许这也算是种报应吧。  不过现在最重要的是怎么把他救出来。张彪一旦供出自己和车祥,麻烦可就真的大了。  赵东把头探出来,四处望了望,这楼在小区最里面,大白天的也不见有住户出来。而且保安也不常来。  一咬牙,终于狠下心,走到楼后,仗着自己力气大,顺着一根铁管向后窗台爬过去。  在警察的小区里居然敢这么做,换谁也没这么大的胆子。  不过也正因为这样,所以才没有人发现他。  赵东小心的爬了上去,居然是洗手间的位置。好在门还是开着的。  轻轻落在地上,慢慢向里面走过去。  张彪的惨叫再次传来。  透过一旁的门缝望过去,赵东终于看到了张彪的惨状。  那女人居然只穿着三点的短裤和胸罩,不过身下的短裤却是带着一个假阳具的。此刻这女人正带着那个假阳具在爆张彪的菊花。一边爆一边手还伸过去不断在张彪的小弟弟上撸着。  张彪被她弄得惨叫不止,但身下面还是起了反应渐渐硬了起来。  “怎么样啊,爽不爽啊!”女人冷笑着,不断卖力扭动着自己的腰身:“居然敢在警察小区里强奸,真是活得不耐烦了。”  “大姐……你……你就放过我吧!”张彪居然歪着头哭出来。  “好啊,侍候得我高兴我就不把你送进去!”女人说完,将张彪翻转过去,用力一顶再次把假阳具顶进张彪的肛门中,然后俯下去去,扯掉自己的胸罩在张彪面前晃动着。  张彪哪敢不听话,虽然下面疼得要命,还得强撑着张开嘴卖力的吸吮起来。  “啊……”这女人显然被吸得十分舒服,不由得呻吟起来,不住的摆动着身体配合着张彪的吸吮。  张彪却没她那么享受了,肛门好像要完全裂开了一样,疼得难以忍受。以前总是插别人的,没想到自己今天居然被开包了,而且还是个女的。  张彪眼睛一斜,却发现赵东正站在离自己不远的地方。  赵东怕他打草惊蛇,忙做了个不要出声的动作,然后比划了一下,示意他先吸引住那女人。  张彪会意的点了点头,然后猛的展开双臂一下将那女人给死死搂住了。  “臭婊子,让你好看。哈哈……”张彪以为赵东一定会出来,得意的大笑起来。  赵东没想到他居然会错了意,不过如今箭在弦上,要不再不出手,只怕张彪这小子非把自己给供出来不可。  在洗手间内一时间竟找不到了趁手的家伙,赵东正发愁呢,张彪已经惨叫起来,那女人虽然身子被搂住了,但身下却还有力量,不断的冲刺着顶得张彪痛苦万分。  “居然还敢跟姑奶奶玩这招,看我不操死你哈哈……”女人大笑着,疯狂的动着下身的假阳具。她根本没想到,在自己不远处,一个更加魁梧的男人正准备偷袭她。  有了!  赵东终于发现了,不远处的衣架上,那女人的警裤上正别着手铐。  赵东小心的从背后跑过去。女人正被张彪死死的搂住,一时间竟然没发觉。  张彪见赵东终于出手了,搂得更加用力了,根本不给对方半点机会。  “可恶!”始终还是女人的力气小一些。女人被勒得有些喘不上来气了。但仍不服输的干着张彪。  赵东试着拽了下,竟是拷在里面的,没办法,干脆将整只皮带都扯下来,然后再抽出手拷。  “咔……”女人愣了一下,还未来得及反应,赵东已经大力一扭把她的手臂向后转过去,两只手腕扣在了一起。  “啊……”居然还有一个人,而且是出现在自己家里。  意外下,还来不及反应,张彪已经得意的大笑着反身一压将她压在了身下。  双手被反扣在背后,正疼得厉害,女人惨叫起来,张彪对她却半点怜香惜玉也没有。上去便是几个大耳括子。  “别打坏了!”赵东拦住了张彪,向旁边一指,示意他:“你先去歇歇,这娘们我来对付。”  “多谢东哥了!”张彪被他这一救,却当真是感恩带德的走到屋内找寻伤药去了。  “你们是什么人?你怎么进来的?”女人紧张的问。  也难怪她,她怎么也想不到赵东居然这么大胆,大白天敢从院内翻窗进来。  而且这里还是警察家属区。  不过赵东这么大胆一次,反而起到了出奇制胜的效果。  那女人虽然厉害,但双手被制住了,对付两个比自己力气大很多的男人,哪里还逞得了能。  “你叫孟梦?”赵东问。  女人点了点头:“识相的就快点放了我,我告诉你们。我老爸可是警督!你们两个臭流氓敢对我怎么样的话……”  女人还没说完,赵东已经伸出手去狠抓住其中一个乳头将对方提了起来。  吃痛之下,那女人根本无法反抗,只能任由赵东拉扯着坐到了椅子上。  赵东利用抽出的皮带又将她一只腿死死的绑住,这才多少有些放下心来。  赵东又仔细在屋内转了一圈,确定只有她自己一个人的生活用品后,才终于安下心转了出来。  孟梦刚刚被他拽得怕了,此刻胸前好似撕裂了一样疼得钻心,此时只是不安的望着他,却也不敢再多嘴了。  赵东可是知道这女人的厉害。一旦对方脱出束缚,那自己的下场只怕会比张彪惨上十倍。  既然已经无路可退,干脆便来场大的。  赵东也不说话,伸出手掌去只是在对方两只充满弹性的白嫩奶子上乱摸。  孟梦被他弄得十分羞耻,忍不住又吓唬起他:“你现在放了我,我只当没事发生。绝不追究你,你要知道,在这一片里,没有哪个小流氓敢和我爹说半个不字的。”  赵东还是不出声,摸完了奶子,又转向两条大白腿。  不愧是练过功夫的,两条腿弹性十足,很有手感。  赵东的呼吸声越来越重,两只眼睛充满了欲望的渴求。  孟梦看得很清楚,男人这种眼神代表着什么意思。不过她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,因为她真正需要的,是男人那哀求无助的眼神,而不是这种会占有自己的。  “啊……你……你别乱来啊。我……不要啊!”随着孟梦的惊叫,赵东终于将魔掌伸入了自己双腿之间。  那两片肉唇同样是充满了弹性,就算是马婷婷的白肉也无法相提并论。  眼前这女人长得不如李云妩媚,皮肤也没有马婷婷白嫩,但一身健硕的皮肉却充满了健康的魅力,让人欲火焚身。  赵东中指一动,终于在孟梦的惊叫声中探了进去。  “嗯?”起初只是在外面温柔的蠕动,但当整根手指向内探入时,赵东居然发现了被什么东西轻轻阻挡的迹象。  “居然还没开过包呢!”赵东终于开口了,孟梦却吓得一张脸惨白。  “我求你了大哥!”孟梦终于软了下来:“你放了我,要多少钱尽管去拿。  我……我保证绝不会追究的。“  “可以啊!”赵东说完之后居然让他愣了一下。  他脱下裤子,掏出自己的宝贝来:“你现在有两个选择。要么用下面的嘴让它舒服,要么用上边的。如果你不用上边的,我就只好插进你下边的了。”  “我……”一看到那东西,孟梦就有一种恶心的要死的感觉。自己虐待男人时吸着倒是很舒服,不过现在,却有种被欺负的感觉。  孟梦张开嘴,赵东又威胁了几句这才小心的将宝贝放进去。  他其实也是冒了很大风险的,要知道这女人一旦发起狠来,非咬断自己的命根子不可。  “嗯……用力点吸!”赵东轻声哼着。  孟梦还是很会吸的,她平时虐待男人时也经常这么做过,只不过现在的主奴关系易了位罢了。  赵东被她弄了一会,终于渐渐放下心来,开始抓起她的头发大力扭动起来。  “唔……”孟梦的脑袋被他抓得很痛,真想一口咬下去,但她又不得不克制着自己,因为她很清楚。自己要真那么做了,这个男人肯定会她比那惨上十倍。  “啊……快了……快了……”赵东轻声哼着。  孟梦惊恐的瞪大了双眼,拼命将头向后仰,但却没有赵东力气大,只能感觉口中那东西越来越涨,而且开始轻微的抖动着。  “扑……”赵东射了个干净。孟梦好半天才终于喘上气来,但所有精液却已经全都流进去了。  “咳……”  她还是第一次喝男人的这东西,抬起头来脸上又现出凶狠的模样。  这时张彪从屋内走了出来,一拐一拐的仍然屁眼疼得要命。  “东哥看我找到了什么。这娘们真他妈是变态!”张彪恶狠狠的骂了句,手中居然是个SM用的鞭子。  “啪……”张彪走上去,二话不说就是一顿狠抽。  孟梦立即杀猪般的惨叫起来。从来都是她抽别的臭男人,想不到如今居然反倒被自己刚操过的男人狠抽。  “好了!”这鞭子虽然经过特制不会抽出血痕,但孟梦的叫声实在太大了,赵东可不敢在这里惹出事来。  “彪子,现在就给她开苞!”赵东双眼放光,身下的宝贝又开始抬起头来。  “你这混蛋,说话不算话!”孟梦大骂着,猛的一脚踢出去。  赵东吓了一跳,总算躲开了。  虽然绑住了她一只脚,想不到这另一只居然还这么危险。  张彪立即又重新回到屋内去,不一会儿就又找来一条绳子然后连那另一只脚也给绑上了。  “哈哈……这下动不了吧!”赵东淫笑着,手上在对方光滑的身体上来回抚摸着。  “你……我求你了,放过我吧!”孟梦终于又软下来了。  “可以……不过……”赵东指了指自己的分身:“刚刚那一下它还没够。所以嘛……只好用你下面的嘴来解决了。”  “你这混蛋,猪狗不如的东西,畜牲、禽兽……啊……”孟梦知道一定逃不过恶运了,还没骂完,赵东用力一挺,已经刺穿了她二十几年的防护。  赵东恨她刚刚差点踢中自己的宝贝,一上来便是一顿狠冲。  孟梦虽然之前与张彪玩了一阵,又被赵东摸得有些湿了,不过却也禁不起他那根巨物第一次这么折腾。立即仰起头再次嚎叫起来。  “快去找东西堵住她的嘴!”赵东向张彪吩咐着,更加大了力道,撞在对方弹性十足的大腿上,不断发出“啪啪”的声响。  孟梦一听要被堵住嘴,突然猛的一探头,一口狠狠的咬在了赵东的肩膀上。  “啊……”这次轮到赵东惨叫了。  “你他妈的,快点放手!”张彪在一旁用力掰她的嘴,但就是不肯松开。  赵东被她咬得实在疼,身下却更加用力狠冲。  “啊……”两个人谁也不肯认输,一个死命的咬,一个死命的干起来。  “臭婊子,你还来狠的啦?”张彪在一旁也是气得直咬牙,在孟梦身上连掐再拧。  最后一狠心,找来根钢笔猛的一下插在了孟梦的大腿上。  “啊……”孟梦这才受不了松开口惨叫出声。  张彪立即掐住了,将两只袜子团成一团塞了进去。  “啊……”赵东一看肩膀,流了不少血,更是心中有气,腰身用力,又是一阵狠操:“臭婊子,居然敢咬我。我就全射在你里面。”  孟梦拼命的摇着头,恐惧再次袭遍了她的脑海。但此时再想后悔已经晚了。  赵东一阵猛干,不知道是不是疼痛的原因,这一次居然比往常时间都长。  对于还是刚破处的孟梦来说,简直就是一场恶梦,身体下现好像完全被撕裂了一样痛。  “啊……”赵东终于射了进去,随着宝贝软软的滑出来,满意的站到远处。  但他可没有闲下来的意思,拿起之前孟梦的假阳具,对准肛门不由分说上去就捅。  孟梦闷哼一声,疼得满脑袋冷汗直流,但身体被绑着只能带动那椅子来回的晃荡。  “哈哈……臭婊子,看你还狂!”张彪与她的仇最大,拿来两只乳夹上去就夹在了乳头上。  这也要怪她平时太爱折磨男人,结果家里弄了一大堆工具,却怎么也没有想到,如今都被用在自己身上了。  孟梦可是第一次被这么粗的东西插破肛门,血顿时流了不少,疼得连身上都冒出冷汗来。  赵东也被真弄坏了她,立即又拨出来了,不过血还是止不住的不断向外流。  “彪子,去找找看有没有止血的,可别弄死了!”赵东吩咐了一声。  张彪走开,赵东这才小心的拿下她口中的袜子:“你只要合作点,就少受些苦,明白吗?”  “明……明白!”孟梦真是疼得怕了,她何曾受过这些。对眼前这个男人,已经完完全全生出恐惧之心了。  赵东满意的点点头,轻轻摸在那还带着血的两片肉唇上:“现在告诉我,这里是什么地方。”  经过这么多女人,赵东很清楚,让一个女人彻底服从,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她们亲自开口说出来。  望了眼赵东凶恶的眼神,孟梦红起了脸回答:“阴……阴户!”  “刚刚我都射进去了,你说……会不会怀上呢!”赵东笑着,摘下夹子,开始在两个乳房上又摸又吸。  “应该会吧!”孟梦难过的别过头去,已经忍不住流出泪来。从小到大自己哪受过这种委屈,想不到现在居然被臭男人强奸,还要说出这种话来。  张彪这个时候终于把药弄来了,不过是些去痛的,却没有找到止血的。  没办法,赵东只好把那里用水清洗了一下,然后向张彪使了眼色,两个人抬着她一直走到了阳台上。  “你们……别……”孟梦吓得怪叫起来。  阳台的窗户可都是透明的,而且附近的楼离这里也不远,自己这副模样,别人弄不好可是会看到的。  “要把你这里吹干才行,不然血流太多可是伤身体的。”赵东淫笑着,从后面搂过去,一只手搓动乳房,一只手在阴户里扣弄起来。  张彪也是坏笑连连,伸过头去在另一只乳房上捏着。这一次与上一次不同,因为他占了主动。  “我求求你们了……”  孟梦竟然哭出来了:“让我进屋吧,让我做什么都行。”  “真的?”赵东笑着点点头,又和张彪把她重新抬回来。其实他也想尽快带孟梦回屋。毕竟这里可是警察大院,要是真撞上了,可是会没命的。  “现在学两声狗叫!”赵东命令着。  孟梦只犹豫了一下,很快就真的学狗叫了起来。  赵东向张彪一使眼色,张彪拿出早就准备好的DV在后面录起来。  “你是个贱女人对吗?”赵东问。  孟梦点了点头:“我是!”  “谁是?谁是贱货!”赵东又问。  “孟……孟梦是个贱货!”孟货说完又低下头哭了起来。  “你喜欢被男人操对吗?”赵东又问。  “是……”孟梦的头更低了,要不是被绑着,只怕会直接触到地上去。  “你是不是想我操你?”赵东继续侮辱着她。  “我……是……”孟梦不敢反抗,只好点头。  “那好,既然你要求,我就来了!”赵东兴奋的喊了声,然后走过去,提起宝贝对准了洞口。  “不是……啊……我……”孟梦惊慌之余这才发现,张彪正拿着DV从后面走出来,开始对准了自己的脸,然后慢慢向下,是赵东的巨大宝贝在自己体内缓缓插入。  “嘿嘿……”两个男人的淫笑声不断在耳边响起,孟梦只觉得下身一紧,疼痛再次传来。  已经两天了,张彪的伤好得差不多了,孟梦的也是。所以现在张彪正在卖力的摆动着腰肢报仇。  他们已经收好了一切照片和摄像,并且又替孟梦向单位请了病假,这才开始逍遥自在的生活。  “啪……”一下下清脆的响声传来,赵东把目光从电视上收回来,张彪正用狗趴式在孟梦身后疯狂进出着。  孟梦的两只巨乳十分有力的在眼前晃荡,看得赵东也是一阵心动。  不过他还没有要下手的意思。事实上这两天一直都是张彪在胡来。不过之前因为他的伤没好全,显然孟梦直到此刻才稍显尽兴。  赵东虽然一直在看电视,但心中却根本在暗自盘算着如何应付过车祥这一劫。  自己本来要钱有钱,要美女有美女,傻瓜才愿意和他合作呢。再说那强哥肯定是个大人物,一踩脚自己连小命都得搭进去,万一跟着车祥胡干,真再得罪那位老大,自己可就全赔进去了。  “彪子,你去买些吃的回来。顺便再带些酒上来,冰箱里可都没了。”赵东突然吩咐起他。  虽然极不情愿,但张彪还是不情愿的离开孟梦的身体,穿好衣服转身走了出去。  孟梦的两只手仍然向前被绳子绑着,这女人实在太厉害了,虽然有照片做保障,赵东和张彪还是不敢轻易冒险。  她的屁股此时正高高撅起,摆出任人宰割的模样。  赵东看得一阵气紧,身下已经快要发疯的宝贝终于再次抬起头来。  “你认识车祥吗?”赵东还是强忍着,向孟梦问了起来。  孟梦终于清醒了些,抬起头,却露出一脸疑惑的样子摇了摇头。  “我之所来找你,全是因为他让我来的!”赵东简单的向对方说明了一下情况,当然略去了自己最先干的那些坏事,把责任全推到了车祥父子还有张彪身上。  “看来你也是被迫的!”孟梦脸上一扬,虽然赤身裸体的被绑着呢,居然也还嚣张起来:“你现在马上放了我!我会回所里调人来。然后把他们那个淫窝一举消灭。”  赵东可不是傻子,放了她,她自然会灭掉车祥,不过自己只怕也好不到哪去。  而且前几天自己还捅破她的肛门呢,要真落她手里,自己只怕也会菊花不保了。  赵东明白这女人用软的是绝对不行的。干脆险中求胜,双手一伸,用力抓起两个乳头狠捏起来。  孟梦疼得一声惨叫,但很快就被赵东几个大嘴巴又给抽了回去。  赵东一阵狠抽,打得她满脸都是红掌印,然后又慢慢走到后面去,伸手扣弄起张彪留在她体内的东西来。  扣了半天,才终于慢慢流出来一点。  “啪……”赵东狠狠一下打在屁股上,孟梦一哆嗦,有多半倒是吓出来的。  “你这里还会吸呢,是不是很想要被男人干啊!”赵东问。  “啊……”孟梦此时才终于有所醒悟,自己根本一直是任人鱼肉,忙不敢再放肆,低声回应他:“是……”  “我没听到!”赵东又是狠狠一下打在了屁股上。手上更加用力的扣弄起来。  孟梦被她弄得屁股也跟着左右摇摆,羞红了脸回答他:“我……孟梦想要被人操!”  赵东又是狠狠来了几下,打得孟梦哭着求饶这才停下来,再一看,那两对大白屁股竟也被打得通红一片:“你想哪里被操呢?”  赵东弄了弄小穴,又转挖向屁眼。孟梦整张脸都像是烧着了一样:“我……  我都想!“  赵东却吓了一跳,没想到这女人这么变态。他本以为对方会回答一个地方呢,没想到居然都要。  “臭婊子,真是天生欠操!”赵东大骂一声,拿起鞭子来,对准背上又是一顿狠抽。  抽了一通,再一看那孟梦虽然叫得凄惨,但脸上却越来越显出兴奋的红色。  “妈的,真是天生贱货!”赵东骂了句,下面的宝贝再受不住了,腰身一顶,对准肛门直插了进去。  这几天张彪虽然有些差劲,但可没少折磨那地方,所以到现在还是张开着的一个小洞,十分容易就放了进去。  赵东可是老手了,虽然这女人的括约肌明显比别的女人要紧得多,但还是十分轻松的应付下来,没一会儿便开始抓住孟梦的头发一阵疯狂的猛冲。  一边动,赵东一边还不忘用鞭子狠抽。  孟梦一边惨叫着一边摆动着屁股,虽然听声音很痛苦,但赵东看得出来,她其实十分享受。  赵东可还是头一次见到这么变态的女人。不但会去爆男人的菊花,而且自己居然还喜欢被人虐待。  不过既然她喜欢,自己也不能手下留情了。  赵东一边抽一边用另一只手拍打屁股,身下更是大力的进出,他可是从没有在一个女人身上这么累过。  好一会儿,赵东才终于大喝一声,将精液全都射进了直肠内。  “啊……”孟梦竟然也发出满足的呼声来。  赵东虽然有些累,不过可没有闲下来的意思,拿起假阳具再次塞满了对方的肛门,自己却伸过头去开始在肉穴上来回进出着。  “主人你的舌头好……好棒啊!”孟梦被他一顿毒打之后,竟出奇的兴奋,如今竟扭动起腰身配合起他的动作。  赵东不理她,一路摸上去,在她两个乳头上再次大力掐起来。  每一次狠劲捏这里她都会很兴奋。  果然,孟梦兴奋的惨叫的同时,蜜穴中的汁液开始增多。  赵东干了一阵,终于也有些控制不住想要出来了。不过他可不想这么快就结束。  一眼又看到了孟梦警裤上的皮带了,走过去拿起来照着背上狠狠的打过去。  “啪——”孟梦全身都哆嗦了一下,随着一声惨叫,屁股却抬得更高了。  “贱人……爽不爽啊!”赵东问她。其实自己的心理也没什么把握。这皮带和那东西的效果实在相差太多了,只一下,背上已经是一块深深的红印了。  孟梦额头冒汗,双眼充满惊恐的望向他,缓缓点了下头。  “看来你真是个天生的贱货!”赵东知道对付这种强悍的女人绝不能手软,翻身上去,重新插进蜜穴中去缓缓进出着。  “啪……”又是一记狠的下去。  孟梦杀猪的嚎叫着。赵东可是吓了一跳,虽然现在是大白天,正是都出去上班的时候,不过她这叫声也确实是太大了些。  但赵东却同时又发现了另一件十发有趣的事,那就是自己那一记狠抽下去之后,对方的阴道内,居然涌出一股热流来,十足一副兴奋过度时才会有的状态。  “果然是个贱人!”赵东心中暗自寻思着,如果换成是朱秀英或是陈淑华的话,不是没力气的倒下,就是昏死过去了。想不到这女人居然兴奋到泄了。  赵东找来对方的内裤给她堵上,开始最后一轮冲刺狠操,同时手上不停,疯狂的抽打下去。  张彪开门进来时,赵东刚好将自己的精液全部射进对方的身体里面。  当听到那连续不断的抽打声时,连张彪也吓了一跳,飞快的跑进屋内。  孟梦背上尽是血痕,有些地方都已经破了,但赵东却很清楚,这女人的身体正经历着前所未有的兴奋,阴户内,已经不知道泄了多少次了。  “东哥!——”张彪向他竖起了大拇指。以为赵东是有意下狠手。其实赵东是看到对方兴奋自己才敢这么疯来的,如果换成别人,只怕都容易崩溃过去。  赵东假装得意的点了点头,这个时候,张彪的手机响了。  看着张彪猛皱了下眉头,赵东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事。  果然,张彪拿起了手机,极为客气的向对方回应起来:“祥哥,是我,嘿嘿……一切顺利。东西回头就给您送过去。”  “啊……?”张彪愣了一下,然后疑惑的走过来,把手机递到了赵东手上。  “东子啊!”车祥跟自己可是一点也没客气,叫得还挺亲热:“你这次干得不错。再给那女人请个长假,东西让彪子送来就可以了。另外我还会再送你件礼物。十天之内,你就只管玩,别跟祥哥客气,知道吗?”  “祥哥!贺天他……”赵东皱了下眉头,脑中飞快的转了几转,但还是不清楚对方到底卖弄什么玄虚,只好走一步算一步,先利用贺天来拖延时间。  “你放心吧,我已经让他们回去了。你只要一直在那呆着就行了,哈哈……”  车祥大笑几声,又吩咐赵东把手机重新还给张彪。  张彪接过去,脸色一变再变,果然挂了之后,极不情愿的收拾了下东西,连多看身边那团白肉一眼的兴趣都没有,便那么急匆匆走了。  “赵……主人!”孟梦见张彪走了,却是一脸的兴奋:“就剩我们两个了!”  “嗯……”赵东点了点头,伸出手去用力在对方充满弹性的胸前揉捏着。  车祥一定有秘密。直觉告诉他这并不是什么好事儿。  弄不好自己便宜没占着,反成了人家手中的一颗棋子。  自己享受这十天,十天后,只怕就要轮到自己受罪了。  【完】

牢记本站永久域名:yule90.com